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女生频道 > 金枝 > 第417章 被拦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: 第417章 被拦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昨日小木头和李恒从京城逃出城外花了整整一夜时间,贺林晚一行回到京城却才刚正午。

    他们抵达城门到时候发现京城也戒严了,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都得经过排查方可进出。这一回贺林晚没有跟着五皇子的车队,自然就没有免查的特权。

    贺林晚让人将李恒叫过来,让他与车夫一同坐到自己这辆马车外面,这样万一遇到突发事件也好及时应对。

    小木头掀开车帘子往外头看了看,担忧地问:“恒哥会不会被发现啊?”

    贺林晚看了看李恒那靠在车门上打着瞌睡坐没坐相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,贺林晚的马车过去的时候,城门口的侍卫只是略看了一眼就放了行,完全没有把睡得口水直流的李恒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进了城之后小木头松了一口气,他怕李恒坐不稳摔下车去,连忙将他摇醒了。

    “恒哥你真厉害,他们完全没有认出你来呢!”

    李恒睡眼朦胧地擦了擦嘴角,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他在排队进城的时候忍不住睡着了,再说了他怕慎刑司的人很正常,这些守城门的侍卫他还真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看到小木头崇拜的目光,李恒骄傲地挺了挺胸。

    “哼!锅似锤?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两人掀开车帘子说话的时候,后面响起了一阵马蹄声。

    “前面那辆马车停下来!”一个声音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贺林晚脸色一变,李恒更是差点一个不稳掉下马车。

    “前面那辆是贺家的马车吧!再不停下,就治你们妨碍公务之罪!”

    “姑娘,怎么办?”特意过来给贺林晚赶车的和贵急忙小声请示。

    听着马蹄声越来越近,贺林晚皱了皱眉,对和贵示意:“靠边停下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!”小木头一脸焦急。

    贺林晚摸了摸小木头的头,小声对李恒道:“听声音,追来的只有三匹马。若是真被认出来,我会设法拦住他们,你趁机逃走,躲到梅园去,事后我会去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腻肿么办?”李恒有些感动,他也不是没有良心,担心连累贺林晚。

    贺林晚道:“我有办法脱身,嘘——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林晚话音刚落,后面的一骑就当先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马上的男子勒紧缰绳,动作潇洒又利落地下了马,他用马鞭指着贺林晚那辆车趾高气扬地道,“车上的人都给我下来!本官怀疑你们的马车窝藏逃犯!”

    和贵连忙下车赔笑道:“这位大人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车上坐的是我家姑娘和小公子,哪里会是什么逃犯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说没有就没有?马车上的人全给我下来!听到没有!”一身侍卫服饰的男子大步走过来,伸手想要掀开车帘。

    小虎子从马上跳下来,手上的马鞭狠狠向那侍卫的手腕卷来,侍卫被逼得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嗬!小子挺横啊!”

    小虎子没有搭理他,他握着马鞭堵在了马车门前,大有一夫当关的气势。

    这时候车帘子一掀,贺林晚从马车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小虎子回头道比划:你回去!

    贺林晚轻轻敲了敲他的头,看向那拦路的侍卫,笑着道:“几年不见,元大哥越来越威风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还与他们剑拔弩张的侍卫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刻意装出来的蛮横消失不见,英挺的五官上只见爽朗,“贺丫头,果然是你!老二和阿湘他们若是知道你回来了,肯定高兴极了!”

    “等我回去安顿好了就去府上看他们。”贺林晚笑道。

    看到故人,贺林晚心中也带了几分真切的喜悦,她打量了几眼元渐身上的侍卫服饰,笑问:“之前听赵姐姐说元大哥现在在御前当差,怎么今日不当值吗?”

    元渐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,“犯了点小错,被打发来守一阵城门。”

    元渐挥了挥手,让跟着自己过来的两个小兵离开,然后对贺林晚道:“康郡王的事情你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躲在马车侧边偷听的李恒听到自己的名字,不由得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贺林晚不着痕迹地往李恒那边看了一眼,颔首道:“回来的路上听到了一些。现在有康郡王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元渐摇头一叹,“若是有消息,城门的守卫就不会那么严了。也不知道那小子跑哪里去了,以他那个小脑瓜子,可别把自己的小命给跑没了,如今京城的形势……哎,不说也罢。”

    李恒听了这话自然是不服气,可是他又不能跳出去反驳,只能躲在一旁将自己气得内伤。

    贺林晚听了元渐的话心中一动,问道:“我离京多年,不知现在京中形势,元大哥如今消息灵通,可否提点一二?”

    贺林晚这话倒也不是故意抬高元渐,作为可以出入宫闱的御前侍卫,本身又是高门子弟,元渐的消息来源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提点不提点的,你想知道咱就随便聊聊。”元渐摆了摆手爽朗地道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四周,瞧这附近除了他们之外没有旁人了,便小声道:“我也不跟你说别的,我就提点你一声,若是你家中长辈想要你进宫,你最好是找借口推拒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宫?”贺林晚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元渐颔首,“最近宫里传出消息说马上就要选秀了,不过今年不大选,而是在京城世家大族的闺秀当中小范围选人,你的身份应当恰好在被选入的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贺林晚明了,她玩笑道:“进宫不好吗?”

    不想元渐却收了脸上的笑,严肃起来,“说是选秀,其实说白了就是贤妃和德妃之间的暗斗。前年德妃为了固宠从家族中挑了一位后辈进宫,这位新进宫的安家女被封为了纯贵人,纯贵人这两年很得陛下欢心,年前还怀了身孕。贤妃在这个关头提议选秀,目的不过是为了分安氏女的宠爱罢了。”

    贺林晚挑了挑眉,惊讶道:“我记得贤妃和德妃两位娘娘以前不管暗地里如何,面上都挺和气的啊,怎么如今竟斗得这般厉害了?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