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恐怖悬疑 > 院上坟 > 第三百七十二章 蜃海 (续三)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: 第三百七十二章 蜃海 (续三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陆炳林到了我的身边,正要拉着我往驾驶舱走,一个大浪再次撞在船身之上,浪头翻起两丈多高,我俩瞬间就被淹没在咸腥的水雾里。再次努力站直身体,升降台已经和底层的甲板齐平。吊臂上的几盏探照灯将光线全部投在了布满线圈的古怪机器上,我这时才完全看清它的模样,至少六米多高,机器的表面光洁无比,灯光下闪烁着一种独特的金属光泽,而底座刷了一层黑漆,与上半部分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,应该是刚刚生产出来不久。

    就在这机器完全升起,与一层甲板平齐的同时,从科考船中部的桥楼里,鱼贯的跑出了十几个披着黑色雨衣的人,他们并没有去升降台,而是扶着栏杆,径直朝船尾而去。

    “老陆,这么大的风浪,这些人为什么要往船尾跑?”我指着那些人影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去放深海潜艇的,早上的会魏智华说过,到了预定地点,要把苍龙号放下水,快,我们先回驾驶舱。”陆炳林说着就拽住了我的手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甲板上那台机器忽然发出了低沉的嗡嗡声。让我惊讶无比的是,这时的海浪比刚才还有猛烈许多,科考船在海面上已经如断了线的风筝,左摇右晃个不停,海浪的咆哮几乎已经把周围所有的声音所吞没,但为什么,并不尖锐的嗡嗡声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就如同人带着耳机,这声音是从耳机中传出,直达耳膜一般?

    我又转头看了一下那升降台,在探照灯的照射下,那些密布的线圈已经不是最初的冷漠的金属光泽,在线圈的表面开始出现淡淡的一层金黄色,也许是大浪被船身击碎化成了笼罩船身的雨幕,在线圈的金黄色光芒的照射下,竟然反射出五彩斑斓的霓虹,在阴沉的海面之上,是一种无比超现实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老常,快点,魏智华已经启动了机器,我们要赶快回去分析数据。”陆炳林头也不回,拽着我的手臂就像舱门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科考船的船头已经转向了连绵不断的海浪方向,船身的晃动不再是左右的摇摆,而是像坐过山车一般,猛地扬起,又猛地坠下,我立时一阵的恶心,那可恶的晕船反应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走了没两步,我猛地听到头顶上方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连栏杆扶手都震了一下。声音应该是驾驶舱上面的小平台上发出的,看样子有什么重物落在了甲板上。我一下记起丁剑一直在那小甲板上,难道是他出现了什么意外?

    “老陆,你先回去,帮我叫两个帮手上来,小丁还在顶上,我得上去看看。”我挣脱了陆炳林的大手,向他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炳林没时间劝我,只是朝我点点头,转身向舱门方向走去。我强忍着肠胃的翻腾,扶着栏杆,顺着旋梯开始往上爬。爬到一半时,我几乎已经到了船身的最高处。举目四望,四下再没什么遮挡,我一下便被沧海孤舟,水天倒挂的景象所震撼。

    四下是无尽的黑暗,虽还是午后的时间,云层里几乎透不出一点光亮。唯一的光亮只剩科考船上摇曳闪烁的灯光,吊臂上的探照灯有两盏射向周围的黑幕,离船大概百十米的距离上,隐约可以看到巨大的雨幕,像一堵墙一样,正向船身压下来。

    在狂风里,豆大的雨点斜斜的抛洒而下,打在身上冰冷而生疼,让我几乎抬不起头来。而狂风估计已经有六七级大,我的衣服全都被吹得鼓胀起来,手心里也满是雨水,打滑得厉害,很难抓紧旋梯的栏杆。我几乎是被风吹得贴在栏杆上,一步一挪的向上攀爬。

    不知用了多久,我才翻上只有三米来高的顶层小甲板。小甲板上,丁剑的画板翻倒,画纸早不知被风吹到了哪里,只剩下一张孤零零的搭在栏杆上,估计是被雨水完全打湿,上面的颜料开始融化,才贴上了栏杆。

    画板旁边,丁剑直挺挺的趴在甲板上,一动不动,背后过肩的发辫已经散开,长发凌乱的随风甩动。但最让我不解的是,丁剑周身被一种淡黄色的光晕所包裹,这光晕非常的黯淡,在雨水的洗刷下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扭头朝一层的甲板张望了一下,此时升降平台上巨大的机器转向了平台的一侧,扬起了大约二十多度的角度,似乎通上了电,那种直刺耳膜的嗡嗡声比刚才明显又大了一些。关键是那台机器周围也有一层淡黄色的雾霭,只是比丁剑身上的要清晰一些,但似乎也在按照某种节奏,如同呼吸一般,时亮时暗。

    我蹲下身,把手掌放在甲板上,屏住气息,手指缝中的雨水有节奏的上下跳跃。我心里大概明白,是因为这台机器产生的共振传导到了甲板表面,因为比较轻微,不易被觉察。而那淡黄色光晕的明暗,与共振的频率吻合,但那光晕到底是什么,是怎样产生的,我却一时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我凑到丁剑的身边,用手指探了一下他的鼻息,虽微弱但很平稳,又试了下脉搏,强健有力,周身没什么伤口,更像是晕倒在甲板上。我试着把他扶起来,却没想到丁剑的身体很轻,我稍一用力,已经把他反转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丁剑的脸色无比苍白,毫无血色,眼睛却是睁开的,但明显焦距并不在我身上,似乎投向了深邃的天空,嘴唇却在微微的颤动。我俯下身,把耳朵凑了过去,依稀听到好像他说的是,“到了,到了”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把他背到背上,旋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很快,小雷和焕生攀上了小甲板。前头的小雷身形敏捷,似乎没怎么受摇摆船身的影响,后面跟着的焕生,看来晕船比我还要严重,脸色苍白,抓着栏杆的手还在不停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常叔,我们来帮你,你快去实验中心吧,曹队他们已经过去了,喊我来叫你。”小雷两步就蹿到我身边,和我一起把丁剑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朝小雷点点头,又朝焕生喊了一句,“焕生,你帮忙和小雷把丁剑弄回舱里,他应该是昏倒了,没什么大事儿,我先去曹队那看看。你小子还是有长进,估计再过两天就和小雷一样如履平地了。”我尽量说得轻松些,但在这风暴当头的时刻,大家的心情又怎可能放松下来?

    驾驶舱的桥楼内部,有个直通底舱的船员通道,从底舱再一直走下去,经过大小不一的货舱、轮机舱、配电舱可以到达实验室所在的桥楼。只是因为这些通道低矮狭长,空气很是憋闷,前些天我们都走的甲板往返两座桥楼,今天狂风暴雨,也只有下到了底舱。

    这一下来我才发现,真如陆炳林所说,在底舱最为宽敞的货舱中,密密麻麻堆起十几排十几米长的金属架,每个金属架上下约有十层,每层都密密麻麻堆满了蓄电池组,靠近通道这一侧,金属架上还都有一个复杂和精密的控制器。不时有船员进进出出,忙着调试和操作这些设备,但所有人都面容严峻,似乎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。

    我顾不上仔细观察,匆匆的穿过通道,又沿着旋梯向上,来到了实验中心所在的桥楼。

    这会儿,实验中心里挤满了人,但没有人开口说话,大家都站在悬窗前,望着正前方甲板上庞大的发射机,实验室里满是凝重而压抑的气氛。上到最顶层的实验平台,魏处长、陆炳林和两个魏处那的科学家正站在一台监视器前,面红耳赤的争论着什么,曹队坐在他们旁边,正盯着监视器上的图像出神儿。

    我走到曹队身边,这时才看明白监视器上显示的内容。监视器上的图像应该是同步传输的,但是信号质量非常糟糕,不但时断时续的,常常出现定格,声音更是模糊不清。但我依稀还是能够分辨出这应该是刚刚下水的苍龙号发回的图像,看上去苍龙号还是处于下潜的状态,但应该潜了一阵子,艇身比较平稳,没有受到海面大浪的影响。

    靠得和魏处他们几个近了些,我也隐约听到了他们几个争论的内容,似乎陆炳林极力反对魏智华的计划,特别是苍龙号潜艇的下潜,不惜与魏智华争得面红耳赤。而魏处长估计是已经有大量的数据传回,需要陆炳林团队配合运算,并没有和陆炳林硬顶,一边劝着,一边一条条指令派发下去,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曹队终于注意到我已经过来,见我浑身几乎湿透,连忙从座椅背上拿起一件灰蓝色外套递给我,向我努了努嘴,示意到旁边说话。

    (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,以其无以易之。弱之胜强,柔之胜刚,天下莫不知,莫能行。是以圣人云:“受国之垢,是谓社稷主;受国不祥,是为天下王。“正言若反。--《道德经》)
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