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综合类型 > 绝代武帝 > 第729章 生死鸳鸯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: 第729章 生死鸳鸯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白穆这一招如此厉害,论威力或许及不上巨镰噬金蚁随意一斩,可其中蕴含的真力,对身体的杀伤性和破坏性,绝不是纯粹的物理攻击可以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至于花蛛儿,她可不晓得韩尘拥有不死之身,在她看来,白穆这一掌下去,韩尘肯定是必死无疑!

    急切之下,两个女人异口同声大叫道:“住手——”

    白雪距离最近,她立即反手扣住了白穆的肩膀,想要干扰对方运功,无奈她关节被制,一分力道都无法使出,只能瞪眼干着急。

    花蛛儿飞快地冲了出去,蛛丝毒液一齐发动,劈头盖脸便朝白穆倾斜过去,白雪就在边上,她也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可惜为时已晚,白穆冷冷一哼,对两人的阻扰完全不予理会。他左手并指成掌,迎头便向韩尘猛拍而出,一圈云雾波纹在他身周涌现,那看似柔软如棉的能量波动,却透出了一股排山倒海的滔天气势。

    浓郁的雾气很快转化为一道硕大的掌印,氤氲云团飘荡在白穆身周,那一瞬间,白穆看上去就像画卷里的仙人,飘逸而充满神秘、威严又不失优雅。

    “摩云掌!”带着几如实质的云雾巨掌,白穆身形一晃,纵身冲向了韩尘的位置。本身的力道加上功法的能量,他现在这一掌,比对付花蛛儿的时候,威力更强数分!

    白雪被白穆一下拖倒在地,连手中的金属牌都丢了出去。而花蛛儿的狙击,自然也落在了空处。

    短短距离转瞬即至,花蛛儿和白雪还没来得及站稳,白穆的手掌便已逼到了韩尘跟前。

    宽阔的云雾巨掌掀起一股磅礴的风浪,恍若天上云端的激流,把韩尘的眼睛都吹得几乎睁不开,而他仅有的一面遮羞布,也被扫得翻卷而起——胯下的雄伟风景,就此在众人面前一览无余!

    我艹!他没穿内裤?

    光天化日之下,这丫的居然没穿内裤?

    太他妈没教养了!一定要把这种败坏社会风气的人渣彻底轰个稀巴烂!

    愤慨之下,白穆又是一声暴喝,他拼命压榨着体内的所有力量,那一刻,无论是他本身的掌力,还是摩云掌的能量,再度暴增了一分。

    面对来势汹汹的对手,韩尘也感到了巨大压力,但眼下这种情势,他根本不可能躲开,更不会选择退缩,因为在他的身后,就是密室的出口。

    “呀呀呀……嗝……嗝……”韩尘竭斯底里地连声暴喝,激昂的声音克服了他脏腑的些许难受,也稍微减弱了让他无可奈何的眩晕感。他强自站稳脚跟,一拳便迎向了白穆的手掌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一缕火焰,也感受不到一分一毫的能量波动,韩尘这一拳,仅仅动用了他本身的力气!

    就像乘风破浪的舰艇,那古铜色的拳头冲开前方浓密的云雾,穿越一层又一层真力塑造的能量场,一头扎入了对面的云团巨掌中,刚猛无俦的劲力,把那一道由玄阶中级功法汇聚而成的能量云团,生生撕开了一个大洞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竟然只凭身体的力量,就冲破了摩云掌的气场?

    这一幕毫无遗漏地落在了白穆眼里。若非亲眼所见,亲身体会,他根本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对方只有天玄境第一重的修为啊,就是精修肉身的武者,也不可能发挥出如此变态的巨力吧?何况自己可是施展了玄阶中级功法,而对方连真力都没有用上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,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怪物?

    白穆的惊呼声尚未落下,韩尘的拳头便与他的手掌正正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呯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堪比晴天霹雳,霎时便在密室内传播开来。狂暴的气劲从两人交锋的地方直涌出去,贴靠在四周墙壁的一些瓶罐支架,无法承受如此猛烈的气压和震动,纷纷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一股强横无比的穿透力,仿佛电流一样,从韩尘的拳头疯狂地灌入白穆手掌,他那注满真力的臂膀竟是无法抵御这股巨力,从他的掌心开始,他体内的真气就像铁锤下的砖石,一寸寸崩溃坍塌,四溢的能量把他的衣服都扯得粉碎,他不可抑止地一声闷哼,一屁股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摩云掌塑造的气雾云团,仿佛撞到了铜墙铁壁,竟没不过韩尘的身体。在这股剧烈的碰撞下,云雾巨掌也是被震得粉碎。一圈能量冲击波扫向四面八方,韩尘便像一枚炮弹,直接被冲击波掀得倒飞出去。他整个后背狠狠撞在墙壁上,发出一道铜钟般的脆响。

    “韩尘……”

    韩尘被白穆一招轰飞,花蛛儿和白雪都骇得心惊胆颤,那可是玄阶中级功法啊,而且白穆的修为高出韩尘如此之多,这一招硬生生打下去,韩尘还能活命么?

    至于始作俑者的白穆,为什么会摔倒在地,两个人完全没有心思去关注。

    白雪顾不得寻找失落的兽神密钥,她泪流满面地奔向了韩尘。不料脚步还没迈开,肩膀便被人扣住了。

    不等她作出反抗,一只手掌已然落在了她的后脑,她脑海蓦地一震,跟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白穆一把将晕厥的白雪扛在了肩膀上,他瞥了一眼躺在墙角的韩尘,心中竟是充满了恐慌。

    他知道韩尘没有死,甚至有可能都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,因为刚刚那一下对攻,他清晰地感觉到,自己激发的真力完全没有透进对方的身体,对方只不过是被巨大的冲力撞飞了而已,反而他自己,却给对方那蛮横的劲力震得半身麻软,左手甚至已经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白穆浑身气血沸腾,整条左臂都在不住颤抖,他哪里还敢停留?连忙往石室门外飞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得门外,白穆蓦地停下了脚步,他回头看看韩尘身旁的花蛛儿,语带嘲讽地道:“你们两个怪胎,就在里面做一对生死鸳鸯吧。”

    言罢抬脚在墙壁上的雕塑上用力一踩,那雕塑便往下深深凹了进去。原来是一道机关!

    “糟糕……”见到白穆的动作,花蛛儿本能地知道不好,她一把拽起韩尘便往门外跑去,但已然来不及,她刚刚来到门边,一阵隆隆巨响,便同时从四周的石门顶端传出。

    厚达五六米的巨大石板从天而降,片刻功夫,便尽数砸落地面,震耳欲聋的巨响回荡在密室之中,整个石室,顿时被封得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花蛛儿赶紧把韩尘放在了一边,四只蜘蛛触手运足劲力便往石门上猛戳。

    也不知那石门是什么材料所造,在花蛛儿的连续猛攻下,不但一点损坏的痕迹都没有,反而还将她四只触手震得又痛又麻。

    吸收了巨镰噬金蚁的血脉,又得到精金改进机体构造,韩尘躯体的坚韧程度,堪称无以伦比!白穆的摩云掌压根儿就没给他带来丝毫伤害。只不过韩尘本来就十分难受,这下冲击更是将他震得五脏翻滚、六腑沸腾,接连的恶心感与倍加的眩晕,令得他变成了一只病恹恹的小狗儿,蜷缩在地上都不愿动弹。

    花蛛儿鼓捣出来的噪音太大,韩尘实在受不了,他强忍着腹腔的抽搐,颤巍巍支起半边身体,指着花蛛儿喝道:“喂,你能不能安静点儿?”

    花蛛儿原以为韩尘被打死了,这会儿又挨关在石室,还对四周的墙壁石门无可奈何,正自烦躁不堪,猛地听到韩尘的声音,她不由一愣,继而大喜若狂,叫道:“你没死?你没死?你真的没死?太好了!太好了!”

    韩尘头晕目眩,隐隐觉得声音有些熟悉,但对方蒙上了脸,他一时想不起是谁,便问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花蛛儿连忙收起了背后的触手,跑到韩尘身旁将他扶起来,跟着急不可耐地扯下了脸上的蒙面,说道:“是我啊,花蛛儿。”

    如此丑陋的嘴脸,普天之下恐怕仅此一张,只需一眼便绝对不可能再忘记!韩尘本想礼节性地打个招呼,可是花蛛儿这一牵一扶的动作过大了,韩尘抽搐的脏腑受到了牵引,肚子猛地一缩,积攒得满腹都是的玄黄藻药水,终于再也抑制不住,哇地一下便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什……什么?

    他吐了?

    艹他妈个逼的,这王八蛋看了我一眼居然就吐了?

    花蛛儿根本不知道韩尘的情况,她想当然以为韩尘嫌弃她的容貌——话说花蛛儿自己也是有自知之明的,可是看了她一眼就直接吐,这辈子她真的是从未遇到过!

    多么巨大的耻辱啊啊啊!

    满腔喜悦刹那间化为了滔天怒火,花蛛儿一声暴吼:“渣男,我杀了你——”

    她一手摁住韩尘的脑袋,另一只手化掌为刀,使劲全身力气,狠狠朝韩尘的脖子剁了下去。花蛛儿没有动用蜘蛛触手,也没有运使剧毒的真气,不过这一斩,也是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过后,却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韩尘刚刚缓过一口气,脖子上便传来沉沉一震。花蛛儿虽不是以力量见长的妖怪,但那一劈也是足以开碑裂石的,可是韩尘这会儿居然没有多大感觉。他回过头,便看见花蛛儿捂着手掌蹲在地上,那僵硬而颤抖的样子,看来很是痛苦。
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