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88读书网 > 历史穿越 > 三国召唤女将 > 五百八十八:苦劝刘宠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确定

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: 五百八十八:苦劝刘宠

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    沈云英笑看着刘裕、刘谌在一起一玩着,虽然刘裕是刘宠的儿子,但是一来,沈云英是名义上刘裕的‘亲娘’二来,刘宠的性格也带不了孩子,所以平时都是由沈云英带着这孩子,刘裕的性格颇为了霸道,小刘谌跟他在一起玩的时候,总受欺负,不过在沈云英看来,刘裕是主,刘谌是副,就受点欺负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天已近春,沈云英虽然的挂名南军都督,但什么事都不管的,闲坐无聊,而刘宠又不肯在王府里待着,早就跑到徐州去,这让沈云英更是发闲,于是告诉下人看着两个孩子,自己回到屋里躺在床上想要小睡片刻。

    朦朦胧胧,沈云英就听到有孩子的哭声,沈云英猛的坐了起来,就在这个时候,两个的侍女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,叫道:“王妃,王妃,您快出去看看吧!也不知道哪里来得那么一个人,抓了小世子就在哪里打呢。”

    刘裕虽小,但是很早就已经得了世子之位,沈云英吓了一跳,急忙跳起来,叫道:“你们干什么吃的?护卫呢?”她一边叫一边冲了出去,两个侍女跟着向外跑,一边跑还一边说:“长华姑娘,不许护卫过来阻拦。”

    沈云英心里焦急,也没有听到侍女说什么,就跑出去了,就见花坛之下,一个穿着普通校尉服的男子,坐在一旁的石头台上,抓着刘裕轮着大巴掌,一下跟着一下的拍着,还不停的骂着:“小王八蛋,你的胆子也太胆了!”

    沈云英急冲过去,叫道:“放手!”一拳向着那男人的后背捶过去,那男人还没做出反应,旁的一个侍女已经出手,手臂一格,把沈云英的拳头给格了开来。

    沈云英刚要再动手,那侍女一笑道:“王妃,是我。”

    沈云英的手就停在空中了,回头望去,就见打孩子的人回头,正是丁立。

    丁立怀里的刘裕大声器哭叫道:“王娘,快救我!”

    沈云英心疼的什么似的,急声道:“你快把孩子放下!”

    丁立冷声道:“这个小王八蛋是谁教出来的!那是他的亲弟弟,同血同源!他特么拿着当马骑!”

    沈云英这才注意到刘谌就趴在地上,下身没穿裤子,两条腿都磨破了,屁股蛋上都是小皮鞭抽出来的印子,不由得急怒的叫道:“你们都干什么的?为什么就这么看着?”

    丁立冷哼一声,道:“你问别人干什么?这个小王八蛋,在这骑人,那帮混蛋在边上起哄,他奶奶个的,这是小王爷,轮得到你们起哄?”

    王府一干的护卫、侍婢,虽然不说话,但是脸上却都是不以为然的样子,沈云英过去宠着刘裕了,这种事以前也有人反应过,只是沈云英全不往心里去,只是随意的说几句就完了,所以一点点的,这些人已经养成习惯了。

    沈云英此时心口发疼,就过去把刘谌给抱了起来,轻轻的抚着他的腿,早有人拿了裤子过来,就给刘谌穿上。

    沈云英轻声说道:“寄奴,这是你弟弟,你怎地这样欺负他?”

    刘裕噘着嘴不说话,丁立狠狠的又给他屁股一巴掌,叫道:“说话!”

    刘裕瞪着眼睛叫道:“我就欺负他怎么了?我是世子,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他管不着,我管不管得着!”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,跟着周围的人都一齐跪下叫道:“参见王爷!”

    丁立冷哼一声,把刘裕放下,道:“你也不想想,没有人同意,我敢随便打一个世子吗?”

    “你骂小王八蛋,我就没有同意。”刘宠走了过来,淡淡的说话,丁立嘿嘿一笑,刚要说话,刘宠随后又跟上一句:“不过,我非常赞成。”丁立瞪了他一眼,但也没有争辩。

    刘宠一双眼睛,冷冷的看着刘裕,道:“你是世子,很了不得吗!”话音没落,一脚过去,把刘裕给踢得飞了出去,摔出去五米,一口血喷了出来,当既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沈云英和丁立一起大喊,要知道刘裕不管闯多大的祸,沈云英都没有动过他一根指头,丁立虽然把他按在了那里打屁股,也收着力气呢,脱下裤子看看,那小屁股蛋上,连点掌印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云英把刘谌丢下,就向着刘发裕跑过去,丁立也想过去,但犹豫一下,还是先把刘谌抱起来,交给了奶嬷之后,这才过去,只是丁立也好,沈云英也罢,都没有注意到,刘谌看着他们的动作,眼中闪过的异祥星芒。

    沈云英刘裕抱起来,看看,只觉得他气若游丝,似乎后面的一口气就要喘不上来一样,不由得吓得大声哭了起来,丁立过来,一边给刘裕抚脉,一边安慰道:“没事、没事,看他的样子,应该没事。”

    刘宠缓步走地过来,道:“一个男孩子,有什么关系!来人,传王府郎中,给他看伤。”

    刘宠身边的杜宪英就安排了手下去请郎中,刘宠这会又在那些下人的身上看了一眼,冷冷的道:“这些自认傍上主子的家伙,我们陈王府用不起,都给你原装出去砍了。”

    刘宠说得轻松,但是那些人却都要吓疯了,跪在地上不诠的磕头,

    只是刘宠开口就是丁立也不能让她改变主意,于是杜宪英一挥手,侍卫冲上来把人都给带出去了,那刘谌的奶嬷还站在那里,刘宠走过去,把刘谌给抱过来,就托在自己的手手里,说道:“好儿子,跟父王玩去!”说完又向着丁立:“我在书房等你!”

    这里的人都散了,只有丁立和沈云英还在看着刘裕,过了一会林黑儿来了,仔细检查一遍,这才道:“没事了,不过是血急晕了,两幅药下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云英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丁立,轻声道:“你把殿下找来一定有事,你快去吧,这里有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丁立沉声道:“这事不能我一个人去,我把她找回来,就是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沈云英眉头轻皱,道:“可是寄奴儿……。”丁立沉声:“林黑儿不是说了吗,他没事,你连林黑儿的话也不信了?我告诉你,我找你办得事,事关生死,而且一但成了,对裕儿的好处也大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云英微一咬唇,她知道丁立是不会说谎的,不由得犹豫起来,丁立又道:“行了,我们没那么多的时间,你快和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沈云英无奈,只得让林黑儿照顾刘裕,然后两个人匆匆到了刘宠的书房。

    刘宠就在门外站着,抱着刘谌的在看花,看到丁立和沈云英过来,就把刘谌交给了杜宪英,让她按排人把刘谌送回去,都安排妥了之后,刘宠这才带着他们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从徐州找回来,可是有什么事吗?”刘宠的看着丁立问道。

    丁立看看屋里,此时这里只有他自己和刘宠、杜宪英、沈云英、慧英五个人,他确定了之后,这才道:“天子殡天了。”

    刘宠端起来的茶碗一下落地,杜宪英、慧英两个起身就出去了,站到门外,小心戒备,沈云英用手压着自己的胸口道:“你……你到这里了是为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丁立刚要回答,刘宠沉声道:“他是怎么死得?”

    丁立苦笑一声,就把他和伏寿的奸情说了,然后又说了自己的知道伏寿有孕之后,做得安排,然后刘协死了之后,他做得防备都说了。

    随后丁立看着刘宠,沉声道:“我把我从徐州骗回来,就是要请你来为帝。”

    刘宠急声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沈云英惊愕的看向刘宠,刚要说话,丁立在她手上微微的拍了一下,丢给她一个眼色,沈云英立刻闭上了嘴巴,她知道,自己是丁立的暗棋,一定要在最有用的时候出手。

    丁立沉声道:“你现在是大汉惟一可以压住天下诸侯,让大家对你登基不出异声的人刘家人了,若是你不登基,天下又有谁能为帝呢?”

    刘宠恨恨的道:“我的情况,你不是不知道,我当一个王就已经冒天下之大不韪,若是为帝,那岂不是欺天大祸吗,而且就算是我在你的帮助下,能把这大祸事给压下去,可是接下来呢?我就这样瞒一辈子不成?”

    丁立沉声道:“为什么要瞒?我要你就以女子的身份为帝。”

    刘宠烦躁的道:“你又来了,你这是找死!而且还是拉上我一起死,我还没活够呢!”

    沈云英也小心翼翼的道:“若是这样做,只怕就要天下震荡,各路诸侯都要起来反对了。”

    丁立不以为然的道:“就是现在,难道不是天下诸侯一方,我自一方吗,这与称帝有什么区别吗!”

    刘宠叫道:“你这是胡说八道!是天下英雄都知道,你丁立把绳子套都给系好了,就等着系到他们的脖子上了,可是他们就为了能晚死一会这样的机会,仍然会对你们恭恭敬敬,尽量争取不和你动手,可是你一但奉我为帝,那天下诸侯,就都会争着来打你了,这还不算,就是你自己的部下,也一样会起来造你的反的!”

    “别人我不敢说,但是六大女帅,都不会反,她们的亲卫人马,也不会反,这就够了,我们两个就拿这些做筹码,和天下博一个输赢。”

    刘宠扭过头不理丁立,丁立又道:“我来之前,已经让人把你是女儿身的消息准备传出去了,就算是你不为帝,这个消息我也传出去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刘宠猛的回头,看着丁立,厉声叫道:“为什么这么逼我!”

    丁立长叹一声,道:“我不是在逼你,我是在帮你啊!”

    沈云英这会也开口道:“殿下,这是一个机会,我们不能能错过啊!而且你完全可以先以男儿身为帝,然后渐渐的把自己是女儿身的消息透露出去,这样等到天下人都知道的时候,只怕诸侯都已经让丁公给灭杀得差不多了,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啊。”

    丁立还想说直接就以女儿身为帝,但是想想,只要能让刘宠答应为帝,其它的问题,可以慢慢的施行,于是也道:“是啊,我们一切都可以慢慢来,只要你能做皇帝,我们总有一天,能让你以女儿身示人,能让我们的儿子喊我一声爹,省得他拿刀对着我。”

    沈云英有些惊愕的道:“寄奴几时拿刀对着你了?”

    “哼!”丁立冷哼了一声,刘宠幸灾乐祸的道:“你以为他为什么会打那小王八蛋,在你出来之前,他只是在训寄奴不该欺负弟弟,可是那个小王八蛋,竟然说他是世子,丁立没权管他,说完还拿了刀要捅死他,咱们的骠骑大将军恼羞成怒,这才把他抓过来打的。”说到这里,刘宠脸色一变,叫道:“不对,你是打好主意,要和儿子相认了,这才动手的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丁立干咳一声,道:“北都哪里不能瞒得时间太长,你还是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刘宠背剪双手,苦笑道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亲手大汉毁了呢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,为什么会毁了大汉!”丁立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刘宠冷声道:“我做了皇上,那谁来做太子?是你的儿子做太子,可是他还是刘家的血脉吗?”

    “他有一半刘家的血脉,而且我不要他改姓,这还不行吗!”丁立沉声说道:“这江山不会改名姓丁,只会姓刘!”

    刘宠浑身一震,不敢相信的看着丁立,她一直拒绝为帝,主要的原因,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沈云英这会也道:“殿下,说句实话,当今大汉,名存实亡,天下人只知有丁公,谁知有皇上?但是丁立不只一次说过,要以您为君,就是丁立的那些部下,也都知道,他们的主公是陈王,您若登基,这些人还能接受,他们都是从龙之臣,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荣誉,但是你如果不登基,他们就什么也不是,那他们岂能接受啊?而不管上位的时哪一个人,他都要和丁立起冲突,到了最后,丁立只能不得已把那新君废掉,自己来做皇帝,那个时候,当真就是大汉毁掉了,于其如此,不如您来登基,哪怕是你不想让大汉的基业外流,到了可以的时候,把皇位再传个其他的宗亲,也不是不行啊!”

    刘宠用力握着拳头,半响才嘶哑着声音道:“你们不要说了!”

    丁立和沈云英只道他还要拒绝,刚要不顾一切的进言,刘宠无力的摆摆手道:“让我想想,算我求求你们了,让我想想还不行吗!”
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推荐本书2018最新注册送白菜网书架